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讀《天地間一場大戲》有感
來源:《朔風》雜志 作者:秋若愚2020-07-31 15:38:49
瀏覽字號:
0

  《天地間一場大戲》,是我書架上為數不多的一本作者簽名版。扉頁上寫著我的名字,王芳贈言“愛若云間月,心如碧水清”,意境空靈,澄明雋永,還用心地嵌進了我的名字,字跡也娟秀,看了心生喜歡。

  買書的初衷,并不是因為愛戲,是喜歡王芳的作品,也被這個書名吸引,讓我想起朱元璋寫過的一副對聯:“日月燈,云霞帳,風雷鼓板,天地間一場大戲;湯武凈,文武生,桓文丑末,古今人俱是角色?!碧斓厥俏枧_,所有人都在戲中。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天地間,王芳會給我們展現怎樣的一場大戲呢?

  疫情的原因,店里的生意不似往年那么忙。有時天氣不好,長長的一個下午也進不來幾個人。有舍有得吧,生意清淡了,倒是讀了幾本書,其中就有《天地間一場大戲》。店里很安靜,我捧著這本書,一頁頁地讀,一步步地走進了那個宏闊的舞臺,體味這人生戲劇,品味這戲劇人生,動情處,熱淚盈眶。偶有客人進來,要弄出點聲響甚至敲敲桌子,才能回過神來,平日里熟練的操作,在打粉調湯間,竟有幾分倉惶。

  《天地間一場大戲》是王芳用了將近兩年時間采訪的產物,用力可謂大矣!王芳是一個有愛有思想的作家,家鄉的土地風物,三晉的地域文化,不僅為她提供了豐厚的生活基礎和創作源泉,更是培育塑造了她的文化品格和精神世界,凝結為她的鄉愁,流瀉于她的筆端,形成了其作品的一大特色:根植于現實生活中的“遇見”,發端于精神世界的“尋找”,在此基礎上形成的生命悲憫和曠世滄桑。因此,遇見也許是生活的一種偶然,尋找,則是一種精神的必然。在《天地間一場大戲》中,對于戲劇人生的思考、感悟和表達,非常明顯地表現了這一特質。戲,在舞臺上,更在生活中。用王芳自己的話說,不是在看戲,就是在看戲的路上。

  《天地間一場大戲》全書七章,分“遇見”和“尋找”兩個單元?!坝鲆姟钡氖桥_上臺下、戲里戲外的眾生和他們千姿百態的命運,“尋找”的是源遠流長的文化根脈和民族魂魄:不論是用人生書寫戲劇輝煌的魏長生、王愛愛、任跟心、謝濤、孫紅麗、董懷玉,以及張星、王兆麟、艾倫巴赫等戲劇藝術家;還是用戲劇成就人生追求的“戲劇邊緣的蕓蕓眾生”農民段興旺、電視人白燕升、蒲劇迷孔向東,還有那個愛唱戲的父親和愛看戲的“我”等等。就戲劇而言,他們既是遇見,也是尋找,這注定是一場文化的苦旅。遇見和尋找之間,有對戲劇輝煌時代的留戀和現狀的困惑,也有對戲劇沒落的悲涼和對傳統文化固守的篤定,更有繼承和復興傳統文化的呼喚。

  巍長生,男旦,活躍于清乾隆年間,四川金堂人。他有“靈魂的嗓音,俊美的扮相”,早了一代大師梅蘭芳一百多年。劇作家陳彥在《秦腔》里,作家畢星星在《大音絕唱》里,都寫到了這位大師。王芳在文中寫道:“最后一次演出,魏長生盛裝扮上,演出劇目《背娃進府》,他提著一口氣,唱完最后一句,退場,當同班的藝人們抬著他出場謝幕時,臺下熱鬧得像過年,但這個時候的魏長生,早已魂歸離恨天,他的最后一口氣咽下于最后一個動作結束時?!睉?,謝幕了,魏長生的人生也謝幕了。這樣的謝幕何嘗不是一種幸福,魏長生的人生,又何嘗不是戲劇人生的寫照!讀罷,我熱淚潸然。

  王愛愛,這個名字我耳熟能詳。在七十年代,她來俺們村唱過戲。她長得啥模樣,唱得啥戲名,我全忘記了,只記得一個村莊因為她的到來而沸騰了。家家戶戶搬親戚,做豆腐,壓粉條,像過年一樣。王芳所寫“演出的車子剛到村口,全村人就都擠過來搶他們的‘皇后’……”。村里人對他們心中的“晉劇皇后”,是發自內心的敬重和狂熱的崇拜。2018年9月,“首屆戲迷戲曲保護論壇”在朔州召開,王芳應邀到會。晚會現場,王芳這樣寫“最后的壓軸,王愛愛終于在各方注視下出場了,還未從觀眾席走到臺上,觀眾叢中已是歡聲雷動,當‘四月里南風吹動麥梢黃’的唱腔一起,全場徹底沸騰了?!蔽彝V归喿x,點開手機查找“四月里”,方知這是晉劇《含嫣》里劉雪梅“采?!钡囊粋€唱段。點開視頻,一幅“人間四月芳菲盡”的畫面,扮演劉雪梅的王愛愛一襲素衣,手托竹藍,輕移蓮步,隔一堵籬笆墻,朱唇輕啟:“四月里南風吹動麥梢黃,婦女們把蠶養,雙手攀盡陌上桑??雌饋砬f戶人與那春蠶一樣,也不知為誰辛苦為誰忙……”扮相美,唱詞美,唱腔美,有一種“猛抬頭,桑田在望”的盡善盡美。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我一邊抽空讀文,一邊在手機上看《算糧》《打金枝》《鍘美案》,近乎癡迷。特別是《算糧》里王寶釧身著布衣去給父親拜壽時的那一段,扮演者王愛愛唱:“今日里爹爹壽誕我把相府往,一為拜壽二為算糧……”唱腔婉轉悠揚,吐字圓潤清晰,嘴角含著似有似無的笑意,卻原來“武家坡昨日回來薛平郎”,僅那一抹隱含的笑意,就徹底征服了我。

  王愛愛說:“演員到了舞臺上,要演人物,現在的演員們都錯位了,一直在演自己,這是不對的,到了臺上,一心撅勁討彩,就跟人物差得太遠了?!鼻兄幸?,堪稱經典。它與“梅派從不夸張地聲嘶力竭地大喜大悲地去演,梅派的淚都往心里流,梅派的哀愁,看似輕淡,實則深沉濃烈”不謀而合。文學創作何嘗不是如此。讀汪曾祺先生的作品,有一種空靈雋永、自然天成之美,除了他閱盡滄桑之后的“人間草木皆可愛”的心態之外,他的筆法不也是如是嗎?

  感謝王芳,讓我獲得這樣的領悟。

  一發不可收,緊接著,孫紅麗的《蘆花》《空城計》,謝濤的《爛柯山下》,依次在小店內響起。我邊干活兒邊跟著唱,來喝涼粉的客人邊等待邊手指輕擊吧臺跟著唱:“臥龍崗曾修煉,劉賢主三顧茅廬我才下山……”

  傅謹先生序里說:“王芳的這些文字,就是為了和愛戲的讀者和還不知道自己愛戲的讀者分享她的經歷和感受?!闭f得真好!我想,我就是那個“還不知道自己愛戲的讀者”吧。

  如今,我確定自己是真愛了。我喜歡上了戲劇表演中那種欲語還休的舒緩、婉轉、隱忍的表達。我甚至渴望有機會坐到故鄉的大戲臺前,去看一場大戲。

  在第二章的最后一節,王芳寫的是“因為家族傳承,把‘耍孩兒’堅持到今天”的白香蘭。白香蘭,藝名白五,是我們應縣“大柳樹白家班”耍孩劇第十九代傳人。對于耍孩兒劇,我并不陌生。這是我家鄉的原生劇種,被稱作戲曲史的"活化石",演唱發音方法很獨特,唱腔發聲使用后嗓子,行腔渾厚、質樸。題材廣泛,劇目豐富,音樂歡快火爆。我至今想不明白,苦寒的雁北,何以產生如此渾厚熱烈的藝術。也許,唯其苦寒,才需熱烈、才有渾厚吧。印象最真的是小時候村里的正月十五鬧元宵。堡門口偌大的空地,鼓樂喧天,擠滿了全村的男女老少,秧歌隊、高蹺隊、花船輪番上陣,一直熱鬧到子夜。皓月當空,余興未盡的人們并不就此散去,一會兒就把剛解下高蹺腿的名字叫“愛云”的后生圍了起來,喊著讓唱一曲“耍孩兒”。唱就唱唄!不用離窩,就那樣高高地站著,跟前圍著亂紛紛的大小腦袋,一曲《老黃金送飯》嗨嗨咳咳從后嗓子吼了出來,人群瞬間安靜,余音在夜空中回響不絕……

  再次感謝王芳,喚起我對故鄉對親人溫馨的記憶。

  王芳是個戲迷。她自幼跟隨著同樣是戲迷的父親追趕著一場接一場的廟會。在父親的肩頭上,看過《二進宮》《追魚》《徐九經升官記》《金水橋》,她牢記著這些看過的劇目,還隱約記住了郝聘芝、郭明娥這兩個名角。戲魂,恐怕在那時就已深入骨髓了吧!在第七章節,王芳說她最拿手的最數《文王訪賢》里周文王的一段唱了。假若有機會見到王芳,真想聽她唱一段呢!

  這么多年,王芳愛戲,寫戲,天南地北去追戲,“它是日常,又是精神生活?!北榭磿x劇、京劇、越劇、蒲劇、黃梅戲、豫劇、河北梆子、昆曲,尋根溯源,深體況味,“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為之歡樂為之憂?!庇谩短斓亻g一場大戲》,“寫出這些人,寫出這些事,寫出愛恨交加,寫出也許別人不知道的故事”,完成了她自己的一次精神救贖。面對已處消亡邊緣的中國傳統戲曲,更是用她深情的筆觸,對民族傳統文化、精神家園作了一次深沉的回望,發出一聲深深的嘆息,這聲嘆息,有著重要的文化學意義。

  王芳無疑完成了她的寫作初衷,此外,不必更多的嘆息。

  藝術既是生活的產物,也是歷史的產物。先秦散文、楚辭漢賦、唐詩宋詞、明清小說,各有盛衰,但代有奇峰,生于時代,存于歷史,一經誕生,便是永恒,民族根脈不斷,文脈便綿延不絕。

  戲劇亦如是。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快3技巧稳赚方法 (^ω^)MG招财进宝玩法介绍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ω^)MG K歌乐韵游戏网站 正版白小姐四不像一肖中特 (★^O^★)MG丛林巨兽客户端下载 公式规律一码特 (*^▽^*)MG花花公子APP下载 高频彩快3停售 (★^O^★)MG跳跳猫猫新手攻略 dota2无法绑定完美电竞 (★^O^★)MG超级高速公路之王免费下载 福彩快3遗漏值 (★^O^★)MG森林之王游戏说明 赛马会心水论坛74166 福建快三今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