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老房子
來源:《朔風》雜志 作者:趙振華2020-07-31 15:45:47
瀏覽字號:
0

  迎著微風,沐著暖陽,嗅著花香,回到了闊別已久的鄉下,驅車行到村中,昔日住過的老房子映入眼簾,只因早已改姓換主,也就不便進去探個究竟,但在老房子度過的童年時光清晰可記。

  記憶中,父母告之,老房子那塊地皮曾是殺牛場,村里人都說牛死后是有靈魂的,一到晚上便會聽到牛嚎。說者添油加醋,聽者毛骨悚然;膽小者懼之,迷信者信之,固而,這塊地皮不是人們相爭之地。父親讀過書,反對迷信,又走南闖北,見識廣,他對此些道聽途說并不放于心上。于1987年10月,六間新房拔地而起。這是父母長年累月吃苦耐勞,省吃儉用的勞動結晶,所以這新房來之不易。住進里面,更讓我們珍惜幸福生活。

  農村蓋房子,最后一道工序便是上梁,也是最關鍵的一道程序。上梁就是將正檁(因其位處整幢房屋木結構中央,通常尊之為“梁”)從地面拉至屋頂安裝,一根大梁負擔著支撐房屋架構的重任,所以要選直、粗、圓、勻稱的上好木材作為大梁。上梁前,房子的主人要選日子和時辰,為圖個吉利,大都選在農歷含六、九的日子,時辰接近中午時分。上梁是一大喜事,亦是隆重之事,所以要貼對聯、祭祖拜神、放鞭炮,希望驅除新居的邪氣,甚至誠邀親朋好友,圖個人多吉祥。那時不流行上禮,以送物品為主,且送布料和鏡子居多,根據他們的身份和經濟不同,鏡子形態各異,大小不同。所以等搬進新房子時,屋里每間墻上不同方位掛上了鏡子,顯得更加亮堂。當初只知“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如今感悟“青樓掛明鏡,臨照不勝悲。白發今如此,人生能幾時”。

  新房子蓋起,東面兩間相通,留一個正門,供爺爺奶奶居住;西面四間相通,也留一個正門,供我們六口人居住。每間屋子的窗戶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面六扇由木頭制成,窗欞上的各種圖案都出自木匠的精雕細琢,再用麻紙和五顏六色的窗花相互配合糊上。下面六扇安著玻璃,窗明幾凈,陽光透過玻璃折射,烘托一室的溫暖。搬進新房,潔白如雪的墻壁,干凈明亮的玻璃、五顏六色的窗花相得益彰,讓人賞心悅目。父母商議,能省則省,便未購置新式家具,全是從舊房子搬過的。當時流行衣箱和洋柜,雖然家具舊,但在母親的擦洗和愛護下,擺在新房子并不遜色,橙色衣箱和紅色洋柜,相互映襯,艷麗無比。自搬進去,并沒有像人們所說那樣恐怖,也沒聽到過牛嚎聲,事實證明大家是道聽途說,反而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父親常說,母親身上有鴻福,住到哪里,哪里就火色(方言,意思火噴噴的),確實如此,是媽媽的鴻福帶來了全家的幸福。

  有一間臥室平時空著,只有夏季天氣炎熱時作為避暑之屋,于是,父親把它當作書房。說是書房,其實書并不多,唯一被父親視作珍寶的便是書架子,它是純檀木制成,棕色的,背后一橫木,兩邊高高突起,五角星呈空形,僅此而已。在我記憶中,父親雖僅有初中文化,但酷愛讀書,喜歡寫作,或詩歌,或散文,或三句半,他總能奮筆疾書。正因他愛讀書,所以,書架是他的至愛。書擺得滿滿的,閑暇之時博覽群書,增長知識,開闊眼界,陶冶情操。

  這座老房子所處位置屬于村里的黃金地段。它座落于村子中央,坐北朝南,南對戲臺,北挨大隊(現在叫村委會),西靠學校。那時村里每年正月務必唱戲,坐在家里,咿咿呀呀的唱腔聲,叫賣的吆喝聲,人群的喧鬧聲都清晰可聽。走出外面,看戲人或從我家門前絡繹不絕,或在戲場中摩肩接踵,或多日不見相互寒暄,整個戲場熱鬧非凡,過節氣氛濃厚。老房子也因此籠罩在歡聲笑語之中,更證明當年父親沖破迷信觀念的明智之舉。

  老房子后面是大隊(現在稱村委會)。當時,傳播媒介極為有限,僅靠喇叭。每天早上定點定時,村支書通過喇叭宣傳各種內容,大到國家事件,小到村里瑣碎,都經過廣播,聲音聽得真真切切,這聲音傳到我家,傳到每家每戶,傳遍整個村子。

  老房子和學校中間隔著一條不寬不窄的馬路,向西穿過馬路便是學校。對我們姊妹而言,上學方便更是不在話下。坐在家里,上課鈴聲清晰可聽,即使臨近上課,只要步履匆匆,也不會遲到。

  由于當年資金短缺,沒有立刻砌院墻,搬進新房的第三年,新房子四周又砌上了青磚院墻。因為院子又長又寬,于是院子南北距離房子三分之一處、東西之間用磚砌成一堵鏤空矮墻,矮墻又稱“花欄墻”,院子中間用磚鋪成一條筆直的小路通向大門,防止下雨天泥濘不堪,無法行走。東墻下是雞窩和雞柵子,西墻下是菜園子。

  說起菜園,每逢夏秋,它便成為小院里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它是母親特意開辟的。她說種上菜不用花錢買菜,節儉下的錢可以干些正事。在母親的辛勤勞作下,一到夏秋,各種蔬菜相繼成熟:綠油油的黃瓜、紫盈盈的茄子、紅彤彤的西紅柿、黃澄澄的金針菜、又尖又長的牛椒、又大又圓的南瓜、青中透白的卷心菜……說是菜園子,其實花兒也數不勝數,紅似火,黃賽金,白如雪,粉若霞,把小院裝扮得多姿多彩,它們賣弄著自己的姿色招蜂引蝶。蝴蝶是彩色的,在花叢中翩翩飛舞,待它落到花上一動不動時,若你躡手躡腳過去捉它,它又展翅飛走;蜜蜂是金色的,嗡嗡地飛著,滿身絨毛,它落到一朵花上,胖乎乎,圓滾滾,就像一個小毛球,停在上面一動不動了,諸如此景,都為小院增添了無限生機。若我們姊妹在小院玩耍時:渴了,進園子里摘條黃瓜;餓了,回屋里取個饃饃;累了,蹲下來看花兒開放。若菜園子干涸時,我會幫助母親澆水,手握在壓水井桿上,一上一下,一起一落,協調有致。水接連不斷地流出,緩緩地流入菜園,滋潤著菜,它們喝足后,挺直了腰,笑開了臉。時間長了,胳膊雖麻困不堪,但也體會到勞動的光榮,累中有樂,樂中有甜。

  正因老房子和學校相挨,母親種的菜園子為老師們提供了便利。當時小學老師都是別村的,吃住都在學校,母親常教導我:“老師們很辛苦,做人要知恩感恩!”所以經常讓我給老師們送些蔬菜。日久天長,老師們也習以為常,不再拘束。每逢夏季,他們往往不用花錢買菜,空閑時便親自來院摘菜。母親再三叮囑:“多摘些,多摘些!”老師們都來自農村,教書育人,不擺架子,再加上我品學兼優,我的三位恩師常慣用小名稱呼我。在他們愛的熏陶下,我從小就對老師敬而近之,心之向往有朝一日成為他們。時至今日,他們雖已不在,但師恩難忘。

  東墻下用籬笆圍成的雞柵子里,雞肥鵝壯,雞歡鵝樂,它們同心協力,服務主人。它們相處融洽,分工明確。公雞負責催人早起,母雞負責下蛋,鵝負責看門。說起雞家族龐大,雞媽媽是有功之臣。每年夏季自家孵小雞,具體方法是:母親找來一個大紅瓦盆,把泥和小麥秸和到一起,泥成一個圓形,固定在盆的四周,等泥變干時便放到炕上。盆里放些細小麥秸,麥秸上再放上公雞蛋。母雞坐在上面,威武十足,不允我們靠近。將近一個月,小雞破殼而出,母雞引吭高叫。如此,家族逐漸龐大,雞蛋也成為家里經濟來源之一。那年頭,村里人不舍得吃,我們弟兄多,父親的工資遠遠不夠養家糊口,于是,母親把雞蛋積攢起來,賣掉換成現錢,等到過年,給我們做新衣買糖果。

  于是期盼春節,每逢早上,母親總把嶄新的衣服放在我們枕頭前,待醒來,穿上新衣,梳洗完畢,母親已把熱氣騰騰的餃子端上來。父母肩負著上有老下有小的重任,要么給爺爺奶奶碗里夾餃子,要么給我們姊妹碗里夾餃子,最后才輪到自己。按風俗說法,誰吃到餃子里包著的硬幣,誰就預兆吉祥如意。固而,吃餃子吃硬幣成為我們所盼,吃上幾個沒見硬幣,大有失落,眼睜睜地看著“幣落別家”,然后便是祝福話語。飯罷,父母分發壓歲錢,雖僅有幾元幾毛,但心甜如蜜。一個正月,一家人團聚在暖烘烘的小屋里,坐在熱乎乎的炕上,其樂融融。

  在農村里,最貼心的是有一張暖炕。尤其是寒冬臘月,大雪紛飛之夜,我們擠在熱乎乎的炕上,睡在暖烘烘的被窩里,聽母親講她的艱苦歲月,看母親在燈下縫制衣服。聽著聽著,酣然入夢,一覺醒來,母親仍低頭湊在燈下,重復著同樣的動作,手一上一下,一來一回不停揮線,將愛意注入密實的針腳,縫補著孩子成長的足跡。這極其簡單的動作,疲憊了母親的眼睛,刻出了母親的皺紋,佝僂了母親的脊梁。

  在這座老房子里,母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伺候著全家人,任勞任怨,默默無聞,她做的拿手的家常便飯一一燴熟菜伴我走過童年。辣中帶香,油而不膩,初聞熟菜味撲鼻,細嗅濃香誘人。每逢中午放學回家,迫不及待揭開鍋蓋,鍋里熱氣騰騰的燴熟菜映入眼簾,香味撲鼻而來。滿滿盛上一大碗,如果喜歡吃辣些,再撒上些紅紅的辣椒油,頃刻,綠中帶黃的熟菜、乳色的土豆塊,黃色的米糕呈現眼前,碗里立刻像百花齊放,美不勝收。于是食欲大增,吃完一碗,再盛一碗,熟菜香香的,土豆綿綿的,米糕黏黏的,兩碗下去,口齒留香。

  若說懷舊讓人珍惜,讓人成熟,那么我就是在懷舊中一步步走向成熟;若說老房子像一個大口袋,那么我童年時的點滴,全裝在那個口袋里……

  時光一晃而過,我在村子里度過了最有意義最充實的小學時光,也在老房子里度過了最美好最快樂的童年時代。后因父母在外謀生,房子暫由別人住著,我們再沒回過老房子。1997年,父母因在城里買房子湊不夠錢,只好忍痛割愛,把老房子賣掉。交接那天,我們全家人都回老房子收拾東西,許多東西因不便帶走,該送人則送人,該留給買主便留給買主。從此以后,這座老房子再不屬于我們。

  老房子,給我們歡笑,給我們甜蜜,是我們永遠的記憶,永遠的牽掛,永遠的懷念。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辽宁体彩11选5杀号方法 国标麻将吧81 正宗四川成都麻将单机版 山东群英会官方网站 凯尔特人主教练里弗斯 大富豪电玩城下载二维码 安徽25选5技巧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 全民欢乐捕鱼攻略技巧 丫丫江西麻将官网 微乐微乐龙江麻将 王中王开奖结果查询 腾讯分分彩靠自己回血的 江西快3综合走势图 海南琼崖麻将苹果版 东北13张打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