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寂靜山水間——記閆祖智的山水畫創作
來源:《朔風》雜志 作者:侯靜2020-08-31 11:40:41
瀏覽字號:
0

  “山水畫幾乎是中國藝術史最為突出的典型特色。在中國人的眼中,山水畫不僅僅是物質的景觀,更是哲學層面的天地?!迸_灣學者、畫家蔣勛如是說。閆祖智鐘愛山水,善作山水畫。在他的畫里,山勢高峻、云霧涌動、靜水流深,是中國古典北派山水的遼闊和清遠。而山水之間,他時而會高筑空亭一座,亦或留下一葉扁舟,寥寥數筆勾畫出一隅簡樸雅致,他說:那是心靈棲息的一方。他的山水里有溫情。

  國畫山水作品《年年最喜風雪時》在紀念亞非會議六十周年全球書畫名家國際交流展中獲金獎,被授予“中華書畫交流大使”榮譽稱號,作品入編《中華書畫名家大辭典》。國畫山水作品《雁門飛雪》,獲書法學報第二屆全國中老年書畫大賽一等獎。國畫山水作品《翠微秀色》,獲全國第三屆“中國夢想杯”書畫大賽金獎……

  從這些列舉出來的獲獎作品的名字,我們大致可以了解,閆祖智的作品雖題材廣泛,但他最擅山水。他的山水畫以扎實的傳統中國畫功底融合現代手法的創作,在水與墨之間,在水與色之間,讓古典厚重在雋永的宣紙滲透靈動,交融幻化出景象萬千。

  古人說“遠取其勢,近取其質”,雄心與細心間,他的審美理念歷歷在目。近年來,隨著人們的消費理念從物質的滿足發展到精神的追求,所謂“先比車、后比房,再比墻”,書畫傳家的理念逐年興起,閆祖智的創作也因此受到了省內外眾多書畫愛好者的關注和喜愛。他的畫寧靜致遠,在喧囂的塵世里如一道獨特的風景,讓人望得見精神的氣象,尋得到一些心靈的安頓。這種藝術風格的形成,無疑與他個人的成長經歷、對創作的理解密切相關。

  1971年9月,閆祖智出生在山陰縣岱岳鎮南大道村的一個農民之家,年少的他內向、敏感,不大愛說話,卻喜歡在家里院外的墻上亂涂鴉。漸漸地,涂畫似乎成了少年寂寞時光里最大的快樂。1989年,閆祖智進入雁北藝校進修美術專業,師從于白羽平、王漢華。1991年,閆祖智以專業第一的成績,收到了山西省藝校美術專業的錄取通知書,但學費和生活費,加上美術專業畫材的費用較大,對于他的家庭來說,已無法繼續承受,閆祖智選擇了放棄。那天,他拿起畫筆,一幅油畫《阿根廷球員》出現在筆端——那是一張吶喊的臉,一張嘶吼著的大嘴占據了近一半的畫面,人物的頭發像狂嘯的雄獅般舞起。1992年,他進入山陰縣國營工程公司參加工作,但他的畫家夢并未有一刻忘記。而立之年,他迷上了國畫,自此一發不可收,他開啟了職業畫家的人生旅程。

  2020年5月的這天,當我坐在閆祖智家客廳中央的沙發上喝著茶的時候,他的臉平靜、平淡,款款訴說著過往。

  閆祖智的客廳說是客廳,其實更像是一間工作室。一幅巨大的畫板立在沙發右側的墻邊,旁邊是幾個調色盤,一只木椅。沙發左側是一張特制原木“大床”,上面安放著他的畫作。再向左望過去是一個大陽臺,陽臺墻面上掛滿一串串葫蘆,形狀各異。閆祖智告訴我,有個朋友專門幫他種葫蘆。他拿起一個圓胖鼓鼓的葫蘆,說:葫蘆有一種平常人家生命情態的美感,煥發某種神采。

  巨大的畫板上,是一幅為“眾志成城、共克時艱‘黃河、長城、太行’美好山西長城卷中國畫展”而作的《廣武長城》的畫稿,從一個巨大的敵樓箭窗的視角望去,蜿蜒的廣武長城和舊廣武城的輪廓隱隱出現在遠方。近幾年,閆祖智畫了很多廣武的景象。他說,廣武的山水特別有味道,勾注山“山形勾轉,水勢注流”,長城盤旋其間,那種邊塞的壯闊和歲月洗刷的滄桑,很動人。他要一塊磚一塊磚地打磨,畫出廣武長城的精神氣質。畫稿上箭窗青磚的紋理渲染的逼真感,讓我聯想到油畫創作。他告訴我,油畫重寫實、光影,國畫重寫意、留白。他的山水畫創作只能根植于傳統,那是中國畫的精髓,但現代手法的融入會給予畫作更多質感。這一點得益于他曾經的油畫創作,也得益于2018年起在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書畫研修班的學習。

  閆祖智對廣武的喜愛溢于言表,他熱愛一切自然的東西。他的愛人告訴我,他不光畫廣武,還拍攝廣武,經常半夜兩三點起來,拿著相機去廣武等拍。遇到大雪天,別人都窩在家里,他反而更是來勁,一個人天不亮就開著車往廣武跑。長城公路一條道盤旋直上,她實在擔心他的安全?!耙划嬈甬媮?,就是昏天黑地,多少年了,家里一應事務全不管。你把孩子安頓好,把飯做好,叫人家吃飯,人家還說你打亂人家思維了?!彼χ嬖V我,有段時間,她覺得日子過不下去了,看不到頭,“他一畫畫,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钡兆泳昧?,她眼看著自己丈夫沉浸在創作中,一筆一筆地畫,一天天地堅持,那因創作而來的煩惱和焦躁,亦或愉悅和狂喜,也感染了她。她發現有越來越多的人喜愛她丈夫的作品,她說,“我心里其實挺佩服他!”

  《霸王別姬》里有句臺詞:不瘋魔,不成活。閆祖智因熱愛而專注,因癡迷而忘我的追求,為他贏得了妻子的理解和支持。她帶我到客廳特制的原木家具旁,看閆祖智的一幅幅畫作。不得不說,我受到了震撼,再一次強烈感受到:一個優秀畫家的作品,照片和實物是無法相比的。之前總是在網絡上看到閆祖智的作品,已覺甚好,但當你真正站在畫作面前的時候,那種生動的細節,那種筆跡的清潤,那種積墨的幽深是會深深觸動你的。眼前的《廣武紅日》山勢巍峨、云霧流蕩,長城依山蜿蜒,匍匐山間;近觀,每一塊磚石的紋路、每一棵樹的紋理、水的波痕,筆觸肌理盡收眼底,精巧的心思盡在其中;而那一輪紅日映照,那種蓬勃熱情的色彩,分明是他內心的火焰在升騰。畫意在暗暗流動,你不由想象:一個人遠離塵囂,可以終日沉浸在山水的世界里,他心里有著怎樣的天地,他是怎樣在巨大的畫板前思考和揮毫,一筆筆描畫點皴這無限景色——那必定是安靜卻又激情的時光。

  閆祖智告訴我,中國畫其實更像是一種哲學,追求一種心理的境界,追尋詩意的藝術氛圍。中國畫是散點透視,移動視線的畫法,而西方繪畫是焦點透視法。他覺得木心有句話說得貼切:“焦點是客觀的、機械的,散點是主觀的、自由的?!彼嬖V我,中國山水畫是從隋唐才開始,之前國畫以人物為主,縱有山水皆是背景襯托。自宋代,人物開始渺小而造化變得洪浩,這是古代中國對人與自然關系的理智認識:就像一個人,在茫茫宇宙中尋找自己的位置,世事如夢,即使身心深切感受到的亦不過是暫時的,在自然面前,人總是渺小的,唯有天地永恒,所以要“外師造化”。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他深感自己的認識不斷發生累積和改變,他逐漸發現,將心中的風景訴諸筆端,有時像在倏忽中撲捉出現在自己精神世界的海市蜃樓,這畫上的風景就是自己的生命狀態或者生命的愿景,他理解,這便是“中得心源”。這是他對山水畫創作的理解。

  談到對未來創作的追求,閆祖智說:“繼續提高自己在創作上的認識,體會大自然的意蘊,并給予充分表現,去追求單純、超脫、平靜的人與畫的自然形態。藝術的價值在于能夠引導人們用更多的視角認識世界,以更多的方位去思考世界,在我看來,藝術家創作的意義也在于此?!?/p>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广东26选5开奖数据 重庆麻将换三张算钱 腾讯欢乐斗地主最新版 丰禾棋牌官网 山东扑克3走势图今天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黄金城美女麻将 325棋牌官方唯一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快3开奖江苏 排列3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网络棋牌游戏挣钱吗 甘肃四方麻将房间号 二肖二码全年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