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六一這天想到多少往事
來源:《朔風》雜志 作者:張文智2020-08-31 17:48:32
瀏覽字號:
0

  早晨起來,拿起手機,打開微信朋友圈,鋪天蓋地映入眼簾的都是孩子們歡度“六一”國際兒童節的信息,這才猛然想到,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六一”兒童節了。圖片中孩子們鮮艷而統一的服裝、洋溢在臉上的快樂和幸福,不禁把我的思緒又帶回了三十多年前。

  那時我們村里沒有幼兒園(其實一直到現在也沒有過),孩子們上學都是直接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所以我在五年小學中也就過了五個“六一”兒童節,這也是我一生中度過的所有的“六一”兒童節。

  村里五個年級一共三四十名學生,兩名老師,分兩個教室。記得在“六一”前二十多天,老師就帶領我們開始為“六一”做準備了:主要是練習廣播操和隊形,有時也會有一些其他的。每天除了上課,都會練習兩三個小時的廣播操,真是做到了“勞逸結合”。那時候孩子們都特別興奮,練操特別認真,總想在全鄉的比賽中能拿個好的名次。

  印象最深的、時隔三十多年依然記憶猶新的是,有一年,我們練了幾天操,一位老師說,我們今年這操做得平平的,肯定拿不到好名次,頂多弄個中等,必須想辦法“出奇制勝”。經過幾天苦思冥想,兩位老師終于想出了“奇招”:做操時隊形排成“六一”兩個漢字。我們是四路縱隊入場,形成一個方陣。平時是聽到“成廣播體操隊形散開”的口令時,我們只是通過踏步走的方式拉開相互間的距離,方隊的形狀并不變?,F在是聽到口令時,我們踏步走成“六一”兩個字。這在今天看來,毫無新意,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但當時聽到這個方案,孩子們的新奇、興奮、激動之情難以言表。馬上實施,可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卻是困難重重、問題多多。因為當時包括兩位老師在內誰也沒見過這樣的先例可以模仿參照,只能靠我們反復摸索。困難、問題——解決——新的困難、問題——再解決……,不知反復了多少次,也不知練了多少天,問題一個個被解決,我們的廣播操看起來也越來越像那么回事了。當年就是因為這一奇招,在全鄉的比賽中,我們在十七個隊中竟然拿到了第一名,并贏得了經久不息的掌聲、贊嘆聲和歡呼聲,在那個落后貧瘠的年代和那個貧窮閉塞的地方,著實讓大家開了眼界。

  現在看來極其平常的一件事,仔細回想,卻意義重大:當時年幼的我們,在兩名老師的帶領下,第一次學會了面對困難,通過努力克服和戰勝困難,并最終收獲成功的喜悅。年幼的我們,似乎朦朦朧朧懂得了一些道理。時隔三十多年,當年老師們上過的課,絕大多數早已忘卻,但是這一“課”,卻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底,久久抹之不去。今日已近天命之年的我,在面對生活的打擊和病痛的折磨時,卻再也尋不回昨日的勇氣和激情……

  現在想想,當時如果讓“六一”兩個字的每一筆畫“穿上”不同顏色的衣服,那效果肯定會更好。其實,當時不是沒有人想到,只是一經提出,就馬上就被大家一致否決,因為那在當時根本不可能做到?,F在的孩子們在六一節都穿著艷麗的衣服,所以根本不會理解(我的女兒以前聽到我類似的回憶時,總是說那是“古代”的事情)。那時老師要求孩子們在“六一”節當天,盡量(不是必須,因為無法必須)穿上白襯衫、白球鞋,必須戴上紅領巾。因為紅領巾可以達到,每個孩子家里買一塊紅布,由家長自己做一條。一條紅領巾可以用多年,自己用完了弟弟妹妹可以接著用。記得當年有一首慶?!傲弧钡母枨镉小磅r艷的紅領巾”這樣一句,但那時我們的紅領巾大多早已不再鮮艷,甚至已經洗得發白。白襯衫大多數同學有,只是顏色并不統一,“白”得各種各樣而已。能穿上白球鞋的就極少了,大多數都是穿著自己母親親手做的鞋。記得有幾位很機靈的同學用白粉筆把黑色或藍色的鞋幫涂成白色的,一雙“嶄新”的白球鞋就出爐了?!鞍l明”一經出現,第二年“六一”穿“白球鞋”的孩子們就多了起來。

  “六一”節那天,全鄉各村的小學都要集中到鄉里過節。各村距離鄉里的路程遠近不等,近則幾里,遠則二十多里,所以各村學生出發時間也就不同,遠的出發早,近的出發遲。我村距離鄉里十二里,孩子們早上六點多起來,吃過早飯,穿戴“整齊”。由于中午不能回來,所以每個孩子要帶上家長頭天晚上準備好的干糧,以備午飯。干糧也是各種各樣,但比較多見的是用玉米面或豆面做成的“起窩窩”(起,起面的意思,就是發酵,起窩窩類似于現在的饅頭,只是原料不同而已),比較好的是白面做的“白皮烙餅”,就是用水和白面,在鍋里烙的餅,由于沒油沒糖,所以叫“白皮烙餅”。因為當時人們白面緊缺,所以白皮烙餅就算奢侈品。我拿的就是兩張碗大的白皮烙餅。這是前天下午,母親厚著臉皮向奶奶借來半碗白面做的(奶奶家和我家都是各兩個勞力,種的地一樣多,打的糧一樣多,但奶奶家兩張嘴,我家當時四張嘴,還有我和弟弟念書,所以我家的光景總是不如奶奶家。寫到這里,我的眼前禁不住浮現出爺爺奶奶們在大街上、公園里哄孫子和在學校門前接送孫子的場面……記得母親向奶奶借白面,只有在兩種情況下不得已而為之,另一種情況就是當我和弟弟生病感冒,好幾天難受得不想吃飯時,母親為了給我們改善生活。)

  我們的隊伍大約七點出發,一路上說說笑笑,八點多就到了。離九點比賽開始還有一段時間,這是孩子們的自由活動時間。我常常在這時是去找來自同鄉姥姥村的表妹,其實小孩子也不懂得見面談些什么。只記得每次見面后,她從書包掏出烙餅給我半張。她的餅總是比我的好吃得多,因為有油有糖。后來再長大一些聽母親說,其實二舅是知道表妹吃不了兩張餅的,所以每次出發前在家里就叮囑表妹見到我分給我半張。這在當時也是我為同村一些小伙伴們羨慕的一點。

  上午九點開始廣播操比賽。比賽的場地是在鄉里的戲場,這是全鄉每年春秋季舉辦廟會時唱戲用的。場地的正南是一個戲臺子,戲臺子北面是一片不大的不算很平的“平地”,這就是我們做操的地方。再往北、東、西三面都是地勢比較高的坡地,所以戲臺和平地就像是在一個“盆地”的中央,三面高地就是天然的看臺。當一個隊表演時,其他隊就散亂地在高地上觀看,或坐或蹲或站。正是由于這種天然的四周高中間低的場地,才使我們擺的“六一”兩個字具有了現在“高空俯瞰”的絕佳效果。全鄉十七個村子,也就是十七所學校。村子有大有小,學校就有大有小,所以比賽的隊伍就有大有小。包括我村在內的四個大村,各有三四十、四五十名學生,小的只有十幾名,甚至幾名。因此比賽的隊伍有方陣,也有只站成一行兩行的。由于孩子們從一年級到五年級的都有,所以年齡、個頭各不相同,都是地道的“雜牌軍”。

  有一年比賽過程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插曲,我一直記憶猶新。這對現在的孩子們來說可能難以理解或者感覺極其遙遠。比賽進行中,一個正在做操的小男孩的褲子突然掉了下來,因為只有一層褲子,所以一直掉到腳面上。其實這樣的的場面我們在村里練操時也曾出現過兩次。當時孩子們的褲帶多是用一條從破舊衣服上撕下來的布條充當的,所以有時會繃斷,或者打結松開。鑒于這樣的情況,為了避免到時出現這樣的尷尬場面,在出發前天,老師特別囑咐我們要處理好“褲帶問題”。

  中午吃飯休息,在烈日下的我們口渴異常,但是不像現在的孩子們帶著水壺,那時的我們也沒有水壺。雖然有賣冰棍的,二分錢一根,但買的孩子極少,我的五個“六一”,就沒吃過一根冰棍,因為父母就沒有給我拿一分錢。

  下午還會有一些項目,比如拔河比賽,百米速算,跳高等等,每年都會有不同,但上午的廣播操比賽是固定不變的。大約下午三四點全部項目就結束了。由于第二天學校放假一天,家在外村的老師當天不再回到學校,所以他們從五年級中挑出一兩個大男生“任命”為隊長,“托以大事”后,老師和我們就各自出發返回了。返回途中由于沒有了老師的約束,孩子們就邊走邊玩,走走停停,用比來時長很多的時間才返回村里。這時我們貧瘠但快樂的“六一”才真正全部結束。

  “爸爸,你發什么愣呢?吃飯啦!”我的思緒被兒子的喊聲從三十多年前拉回了現實。

  “媽媽,爸爸抱著手機,發呆不算,為什么眼里還閃著淚花?”聽見兒子這樣和她媽媽說。至于這淚花,我也說不清楚……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責任編輯:康曉玲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 云南快乐十分前直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广东推倒胡麻将下载 亲朋手机捕鱼下载安卓 中国福利彩票3d 江苏体彩七位数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 天天爱海南麻将Ⅴ1 可开好友房的麻将软件 河内一分彩前二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pc蛋蛋赔率跟踪 心悦辽宁麻将手机版 麻将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