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你好,朔圖,許久不見,甚是想念!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李妍2020-09-09 08:56:10
瀏覽字號:
0

  只是順道去替妹妹還本書,就這樣我推開了圖書館的門。

  碰到一個熟識的館員,微笑著打招呼,“嗨,李妍,好久沒見你!”

  我難為情地點點頭,扯了扯嘴角,落荒而逃。

  把那句原本要脫口而出的且說了很多遍的托詞“最近有點忙”扼殺在喉嚨里,在這個離心最近的地方,我絕不敢大放厥詞,生怕那些世俗的污言穢語玷污了它,也辜負了自己曾經安于此、樂于此的眼笑眉舒。

  匆匆還了書,又匆匆去趕場,離約好的采訪時間還剩半小時。

  剛打上車沒走多遠,就接到了對方的電話,領導臨時有會,下午的采訪要延期,具體什么時候方便會再聯系我。

  我不用照鏡子,都能看見自己的滿臉郁悶,干杵著發了一小會兒呆,少氣無力地告知搭檔行動取消,當然還要解釋一下前因后果。

  “到了”,司機的聲音拉回了又不小心神游的我。

  抬頭一看,竟是圖書館!

  尾調上揚的“啊”,隨后又跟著穩穩的“嗯”落下,掃碼付錢,下車!

  我反應過來,在采訪泡湯后,司機問我,“那現在要去哪?回去?”的時候,我好像真的有答了一個“嗯”。

  好吧。再次站在圖書館門前,望著這座熟悉又陌生的建筑,我想也許這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閉上眼,深呼吸,定了定神,我又一次推開了圖書館的門。只不過這一次,步履悠閑了幾分,卻也堅定了幾分。

  前幾天就在朔圖公眾號上看到有新書上架了,當時心動了一下,但腿沒邁開。今天也算陰差陽錯地如愿以償了,許是上帝關了一扇門,又開了一扇窗吧。

  三樓文藝閱覽室,我的最愛。

  我沒有搭電梯,但選擇走樓梯不是為了鍛煉身體,只是想為了喜歡的東西受點累,這樣我想會更喜歡它??赡苡悬c小變態,但是我喜歡這樣的儀式感。

  拾級而上。這才發現在我沒有親近圖書館的這段日子里,它的樓梯走廊間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蒼勁有力的“朔圖歡迎您”五個大字,給我吃了顆定心丸,腦海里瞬間跳躍出那句“世界先愛了我,我不能不愛它”,是啊,朔圖歡迎我,我又怎能不擁抱它。我心領神會地感受著朔圖的友好,也鄭重其事地和它打了聲招呼:

  “Hi,朔圖!”

  轉角,步子沒有絲毫懈怠。

  “城市會客廳·市民大書房·文化大展臺·高雅休閑地”,我想這正是對讀書館恰到好處的解讀。城市的氣質,遠看是風景,近看是生活。從書香氤氳的閱讀場所,到散落街巷的人文意蘊,當人在城中,能從不同角度感知文化脈動,就會對這座城更加認同和依戀。如果說語言和文字,是人類文明和智慧的載體,那么圖書館,則是它們最好的家和港灣。圖書館是一座城市的文化靈魂,它的存在讓文化有了安然沉淀的空間,也讓文化有了更多生長的可能,當越來越多的人愿意與書結緣,那么這座城市就會在文化的浸潤中變得越發厚重。以我的淺見,只憑一個圖書館,就足以讓人愛上朔州這座城。

  再次入眼的,是兩個手掌組成的心,一豎行“貼心服務每一天”是它的注解,我想這應該是朔圖人對自己的要求,也是對讀者的承諾,而下面是若干個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手印,我仿佛看到了曾經在館里見到的那一張張真誠的笑臉以及隨時為大家伸出的雙手。

  三樓到了,但我沒有停下向上的腳步,我想知道,它還給我準備了什么驚喜。

  竟然是梵高的《星空》,王爾德的“我們站在陰溝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呼之而出。我是一個沒有藝術細胞的人,但站在這幅巨作面前,心還是錯跳了好幾拍。蔚藍的夜空里,大小不等的星辰翻滾著散列在閃爍著明黃色光芒的月亮周圍,我黯然生出了“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的荒蕪感,又隨之感受到了在浩瀚宇宙中那股奮發向上的強大生命力。我想,這就是偉大藝術的魅力,它用色彩和圖形的魔力,傳達出召喚作者去創作的背后的真情實感,從而引起每一個觀者的共鳴。

  在這里,我停留了許久,毫不吝嗇自己的喜歡,也把大把的時間揮霍。

  我只是走了左側的樓梯,那右側會不會也有變化?我暗自猜測。

  不然,就把猜測化作實際行動,去查看一番。

  我橫穿過四樓的走廊,順勢而下。大秧歌、騾馱轎、扇鼓、耍孩兒一系列民俗生動有趣,尉遲恭、王家屏一文一武昭示著朔州的文韜武略,班婕妤、王昭君也是巾幗不讓須眉,黑坨山下獵馬人、蒙恬筑城養馬、環保雁魚燈無聲訴說著朔州28000年的歷史。

  又重新回到了一樓,在折身返去三樓文藝閱覽室的路上,我開始思索,并明朗了答案:在一個地域的發展過程必然迸發出各式各樣的文化光芒,如若這些光芒只是曇花一現,將是這個地域的重大損失。而圖書館的作用就在于能留住這些光芒的影子,讓后人在回味的過程中激發起追溯和創新“光芒”的雄心。那么,這個地域注定永遠年輕,永遠在前進的路上。

  一摞摞新書在書桌上鋪排開來,散發著獨有的墨香,東野圭吾的力作《偵探伽利略》《沉默的巡游》,《三體》、《星空》、《神秘島》、《銀河帝國》系列,還有網劇《慶余年》……

  我欣喜若狂,貪婪地撫摸著那一本又一本整齊有序的書,拿起一本,放回去,再拿起一本,打開……我仿佛在打開一個時間的隧道,一條通往過去、通往未來的心靈密道,這個密道里藏滿了許多個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我想,在這光怪陸離的時代里,這無疑是世間最大的享受!

  博爾赫斯說:如果有天堂,那一定是圖書館的模樣!

  靜想這話,真妙!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48616314074133111570140041850566488981241396377244926346808521509137086287848178991043973450033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