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別樣的父親節
來源:《朔風》雜志 作者:張月琴2020-10-23 11:32:20
瀏覽字號:
0

  老爸今年整整八十歲。

  曾記得母親說過,上了年紀的人少過生日。我們兄妹就潛移默化的聽從母親。從沒給老爸過生日,只是在心里悄悄的祝福。

  這不父親節就要到來,妹妹嘀咕老爸生日也不能過,父親節我們一起陪爸出去轉轉。于是商量決定帶老爸回山里,了卻爸對大山念念不忘的心愿。

  哥帶頭,我們一行三個車途經幾個沒了人煙,只有石階殘壁的自然村。一條剛修好的水泥路,不到一個小時就到達目的地。

  老爸下車,邁著矯健的步伐,背抄著手在大山溝里,瞇縫著眼,東看看,西瞅瞅。英姿不減當年。

  妹妹準備了節日蛋糕,姐姐買了肉食。我呢當然要給爸準備一捧康乃馨。老爸具有浪漫情懷,養的花花草草都生長的郁郁蔥蔥,而且很有經驗呢。我們還準備了油糕,土豆絲,滴溜兒,一鍋土豆燉肉加嫩豆腐一直熱乎乎的。一頓家常便飯擺在山里的樹蔭下,我們圍坐在老爸周圍,這一刻,幸福感由心里滋滋的蔓延。

  溪水涓涓的流淌著,撞擊在巖石上發出清脆的音符,似乎在歡迎我們的到來,也在為老爸慶祝。老爸喝了一口洋河老酒,激動之余“謝謝俺娃們!”接著又喝一口洋河老酒。深藍色的天空,忽悠忽悠的飄著幾朵干凈的白云。老爸一手抱著康乃馨花,一手指向山的那邊,說那是五斗山。一會又指山溝另一方向,說那是盤道,指向山后面時說那是生我們養我們的故鄉。山高路陡任其想念,也是沒有辦法回去看看家鄉那房,家鄉那山。帶著我們回憶起童年的生活……老爸把一小瓶洋河老酒已經喝的只剩最后一口。妹妹拿過蛋糕放在老爸面前,給老爸切了一塊,老爸居然吃了一口蛋糕,喝下最后一口洋河老酒。蛋糕就酒,相信老爸會許下一個深深的愿。山風吹來,一片楊樹有節奏的擺動,一陣陣的清爽。

  老爸告訴我們附近有個叫臺底的自然村,住著他的一位老朋友“兵娃”。他要去探望。還讓我們把剩下的油糕飯菜水果罐頭,給“兵娃”留下。遠遠看去,這個村還有幾處完整的房子。其余都塌陷了下去,只留石頭墻,和淹沒墻的青草。沒有結杏的杏樹枝,茂密的耷拉在石頭墻的角邊上。一個人守護著一個村,不離開是對過去的不舍?還是期待著他的鄉鄰回歸?站在村口,老爸大喊一聲“兵娃”。老叔叔如夢驚醒了似的,從比較完整的院子跌撞出來。遠遠的看著,遠遠的端詳著,居然認出老爸來了。接走帶跑,喊著老爸的名字,伸出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就地而坐,敘說起他們的曾經。一會笑聲一會感嘆聲打破了沉靜的村落,回蕩在溝兩邊的高山上,回蕩在跟著我們飄來的那幾朵白云間。告別老叔叔,他抱著我們留下來的飯菜,只問老爸:你多會還來?老爸擺擺手,說聲“保重”坐上車去。那幾朵白云留在了臺底村,和老叔叔一起守護。

  返回的路上,路邊翠綠的樹擁擠著,好像是在招手和我們告別,山坡上白色山花爛漫的開放著。真想爬上山去,尋找一株童年最熟悉的山丹丹花。散落在路邊的自然村,再也看不到炊煙裊裊,再也聽不到雞鳴犬吠,孤靜的顯露著殘垣斷壁。

  在一處有陰涼的溪水旁,我們停下來說是歇息,其實是不舍得過早離開,山里那清涼的風,混著泥土氣息,滿坡的山草,熟悉又溫馨。喝幾口泉水,再捧一掬拍打在臉上。坐在如炕的大石頭上,聽老爸講當年征服大山的故事。

  我們村由于山路陡峭,交通極其的不便,全靠老爸的脊梁去背。爸說這叫“背山”。割倒的莜麥捆成小捆,老爸一脊梁一脊梁的背回場面。莜麥打下來裝在袋子里,再背回家。記得豆類是母親用石碾推壓。作為主食的莜麥,需要老爸背到很遠很遠的西賈莊村,機器磨成面。老爸又把滿滿一袋莜面背回來。尤其要上中椎梁,那汗水不知要流多少才能到家呢。母親變著樣兒的把莜面做成:莜面塊壘、莜面窩窩、莜面圪蛋、莜面河撈、莜面頓頓、莜面魚魚。我們兄妹四人,在父母辛苦的勞作中成長,也不曾餓一頓,每頓飯都是飽飽的。老爸說土豆最難背,都用一人高的毛口袋,滿滿的裝起來,袋口邊用細繩來回繞著封口。犟倔倔的,每次憋足了勁兒才能站起來,土豆把老爸的脊梁壓成了弓形狀,土豆一個個碾壓在背的肉皮上。老爸背起的這“山”,是責任,是爸對他這四個孩子的擔當。而我只記得土豆沙沙甜甜,粉條筋道的至今難忘。聽老爸說著,我們都沉浸其中。

  老爸看看時間已不早,喝了我們遞過去的水,起身要回溪水那邊的車上,溪水很寬,老爸要邁過去。我懵了,老爸是怎樣過來的?都沒有注意到。溪水中間零星放著幾塊看起來不是很穩的石頭。我沒站起來,只是看著老爸,拿起手機照了老爸的背影。老爸走起路的步子越來越碎。哥坐在離我們遠點的石頭上,看到爸,也不作聲,站起來猛一跨大步,像極了一只羚羊,蹦到溪水另一側,他是要保護老爸過去??粗忠荒_蹬著石頭,另一腳吃力的抬不起來,哥飛蹦在半空,我的心揪的緊緊的,那么寬的溪水,跳不過去就落在了水里。爸邁不過去也會掉水里。哥根本不想自己,這父子倆,互不作聲心卻默契。哥站在溪水那邊,一腳踩地一腳踏在石頭上,伸出雙手。還是夠不著老爸遞過來的手,哥又向前走了一步,爸的手穩穩的放在哥的手里。哥緊緊的握住,后退著走,老爸一步步的踩著浸泡在水里的石塊上。父子倆仍舊一句話也沒說。我拿起手機記錄下哥護老爸過溪水的全過程。淚滾落下來,心卻激蕩起了千帆浪。

  熟悉的畫面,曾經老爸抱著或者背著我們跳過無數次這樣的小溪。而今老爸由哥護著過去。爸真的已經八十歲了!眼淚一顆一顆嘩嘩的滴在心弦上,彈奏出父與子那不用任何修飾的情感。

  老爸,您養我們長大,我們陪您變老。溪水欻欻的依然流淌著。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沒有了

責任編輯:康曉玲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天天贵阳麻将苹果下载 安徽麻将app下载 福彩10选5玩法介绍 上海天天彩选4彩控网 快三技巧方法 辽宁11选5玩法公式 掌乐天天捕鱼易玩网 推倒胡麻将下载 群主上下分麻将app代理 981游戏怎么玩不了 河南11选5奖金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大庆麻将手机版 手机麻将做弊器软件 七星彩直播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