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珍重,村莊
來源:《朔風》雜志 作者:徐貴芳2020-10-23 16:37:16
瀏覽字號:
0

  下木角大山的腳下有一群井,傳說是唐以來量身定做的九十九眼井。遠遠地看到草地上像瘦馬一樣站立的轆轤,從幾米外的路邊走近,有六七口。我把轆轤伸向水井,沒有負重,長長的一段井繩被輕松提起,水井沒有我心里想象的深,這里的水只有兩三米,用不著使蠻力,如此深入的探尋、跟蹤。水井已是長久的靜候,這是彼此惺惺相惜的期待。

  我們一群人急切地把一水斗水請出,甘霖慷慨給予圍攏來的眾生。水井平易地用最清涼、綿軟的形式禮遇我們,走進了我們的身體。不太熟悉的一群人,立刻親近了好多,消融了拘謹,浮起孩子般的笑容。我想,從同一口水井中汲水的人是有親緣的,同飲一江水,同居一條河,就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我把水盛在旅行杯,小心翼翼托舉著這份熟悉圣潔的禮物,承接著生命的承接,捧著囑托了千年的囑托。我重新仰起頭,打量著面前綠樹茵茵的大山,那樹站立的高昂勃發,那草明麗茂盛,誦讀到水深情的眼神,草木是水,水是草木,分不出彼此。

  四塊大青石砌就的井口,被千年得歲月打磨得細綿、潤滑,有拔水時井繩捋下的痕跡,僅僅能容得下一個小小的水斗上下往來。隨著轆轤一圈一圈轉動,井水走進了千家萬戶,樸實、沉穩、不張揚,唯有源源不斷的給予、給予。

  我遙看對面山坡上的村莊,親切、安詳。村子橫三豎二的格局,上街、下街是南北走動的,東西走動就是前街、中街、后街,當村一座船型麻潢,叫麻潢街,旗桿院、南北院、油坊院、花大門、高圪臺是有特點的建筑。明代有“順成億”、“中和堂”清代“萬盛鋪”,近代有北院轉角鋪、花大門百貨鋪、油坊院臨街鋪、店坊街商貨。南北閣上的六角閣樓,髙翹的翼角上的六串風鈴,風聲入耳。

  每孔窯洞和水井穿梭來回,互相牽掛,渴望在水井前問生計稠稀。門前的石頭坡坡上掂量出那一代一代的汲水人的重量,弓著背肩挑、背馱、牲畜拉,赤腳踩出一溜羊腸小道,攆著日子往前走,從黑頭蔥蘢到白頭霜雪,一茬人頂一茬。提起桶“嘩嘩嘩”倒入水甕搗騰著沉浮翻滾,舀一瓢水“咕咕咕”一飲而盡的繁華衰落,生命和水之間相依相伴,相互消磨。盛滿、清空歲月綿長,春秋冬夏交替迎來送往。共同的飲品長成共同的模樣, 結實的體魄和樸實的臉龐。嬰兒的奶水、姑娘的水色,都是井水的顏色,向日葵的臉龐、豆角的辮子是水的梳妝,盤曲遒勁的老樹,每片樹葉都藏著翻轉更替的謎底,飽經風霜粗粗的樹皮,深深的紋路,豎耳傾聽人在青山在歷史的配音。

  九十九眼井涌動的都是忠勇故事,綿延流傳著大義浩蕩,千古英雄浪淘沙。這是門神的故鄉,之所以是門神的故鄉。必須是門神的故鄉。動工勞作挖出金代的銅鏡,銹蝕的寶劍。歷史就在不經意間探出身來提醒,小小山村神秘的來歷不可小覷,顯示不同尋常的身世底蘊。宋代的白瓷釉碗,唐代的開元通寶錢幣,哪一件不是經多見廣的矜持。威赫赫的大唐享國二百八十九年,大將尉遲恭就曾生活在這里?!疤贫鯂具t敬德故里”碑,擎起高遠的天空,站立成永恒的記憶。黑虎星跨上輕騎塵煙中,追尋一個叫長安的遠方,“單鞭救唐王”、“逞武玄武門”、“繪圖凌煙閣”、“雙鞭戰秦瓊”、“門神胡敬德”等等傳頌至今,妥妥的千古流傳,九節鋼鞭佩忠勇,故園銘記尉遲恭。

  從下木角順溝往上走,路過小石碣、攀上大石碣來到上木角村東的石窯峁,當年尉遲恭居住的石窯就掛在半山腰,三間石窯的舊宅已坍塌,只剩東邊半間依稀可辯,雜草集結茂密。試問殘磚剩瓦,哪一片曾為尉遲恭遮風擋雨,辨析殘垣斷壁, 哪一截曾經攀登嬉戲,龜背梁,承載著尉遲恭的祖墳,三面環溝,北面靠崖,每一個溝溝壑壑盛滿了白胡子老爺爺口口相傳的英雄故事。英雄故里說英雄,英雄的背影已成風景。

  水的滋養,山的沉靜,習武尚文,耕讀傳家,英雄吸引著英雄,人才輩出。我喟嘆這遲到的相見,面對水流尋找自己。踩一腳,山深樹密都會踏上先賢的步履??箲饡r,著名華僑抗日英雄李林在麻潢街上講話,高亢的聲音鼓舞人心。1938年,下木角成了西山抗日根據地中心,被譽為“小延安”??箲饡r期,上木角成了朔縣縣委所在地。三間石窯、一處院落,發動黨員,建立黨支部。1940年,在下木角成立了朔縣抗日民主政府,會址就是窯院過廳,當時大型的會議都在這里召開,被村民稱作“大禮堂”。正面掛著毛澤東、朱德的畫像和紅旗。老百姓獻糧獻款,造地雷、埋地雷,參軍參戰,老百姓的家里是區干部聯絡、隱蔽、開會的地方,也是過往的戰士、傷員藏身的地方。將槍藏在鍋坑和炕洞,把八路軍戰士藏在山藥窖、莜麥秸里,從容應對日軍的搜查掃蕩。連自己的孩子都舍不得吃的雞蛋塞進戰士的口袋,僅有的豌豆、莜面捐了公糧,自己吃野菜、粗糠充饑度日。兒童團站崗、放哨、送信、查路條。這里有 “革命烈士”“戰斗英雄”、“民兵英雄”、“擁軍媽媽”代代相傳,豎起一座座無字豐碑,大山在歷史處在困境時,呵護、滋養著革命力量,得以轉危為安,發展壯大,這就是山水的情懷和恩養。

  一路走來山路彎彎,一層梯田一層翠,層層疊疊繞山走。山里人喜歡看山,下木角村人喜歡看寨子山,寨子山在村東邊,早先時候人們沒有鐘表,晴天一看寨子陰涼畔就知道什么時候了。寨子山的濃淡色氣便知道晴天還是下雨。天陰下雨,寨子山后黑云翻滾就是大雨馬上就到。

  沿著公路是通天河。聽著這名字就足夠震撼、壯闊,接通天地。以前長年水流不斷流量很大,但現在瘦小了。九十九眼井,水源是這條河流的哺育。水隨山繞,穿溝爬山,水井是點綴的明鏡。明白了這里為什么有這那么多一脈相承的英雄故事和傳說,這是一片感動人的土地。在這個村莊里行走,需要慢下來、再慢下來,用心一寸一寸移挪,用激情編結成網,打撈沉寂的時光,汲取沉默的力量,站在山頭眺望,是他們的眼光,靜靜的水流就是安好的日子,從村里出來,我的思緒走了進去。

  珍重,英雄的村莊。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沒有了

責任編輯:康曉玲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卡五星什么牌能点炮胡 大众麻将打法和规则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大师鳄鱼版 闲来宁夏麻将下载 娱网棋牌官方手机版 辉煌棋牌下载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北京体彩11选5走势图 1肖一码免费大公开 qq四川麻将游戏下载 扑克麻将牌怎么玩 官方娱乐棋牌 黑龙江福彩22选5中奖号码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76人魔术 来游戏武汉麻将